长春一法官在执行案中“可汤吃面”被指包庇欠款人

 时间:2018-11-20 12:58:34来源:转载

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梁明,在一起执行案件中,对当事人涉嫌恶意转移公司资产逃避执行的行为不闻不问,强行要求申请执行人接受欠款方以房顶债,以少抵多的“霸王”条件,在申请执行人拒绝接受的情况下,断然终结执行程序。

拖欠款被指早有预谋

2010年6月29日,被称为女强人的李晓辉与公司法人李某以股权转让的方式,将李某注册资金800万的吉林省天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旺公司)变更到自己和丈夫王某某的名下,择机投身房地产。

时隔不到一年,机会来临,作为法定代表人的李晓辉向公司增资1200万,自此,天旺公司似乎一下子从小公司变成了大企业。

2011年初,天旺公司在长春市高新区光谷大街与佳园路交汇处拟开发建设天旺名都住宅小区。

2011年5月25日,天旺公司与中经国际招投标有限公司向长春建工集团吉泽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泽公司)发出了中标通知书,确认由吉泽公司中标承建天旺名都小区三标段(5、6、9号楼)工程,建筑面积为2141.7平方米,开标日期为2011年5月20日,中标价格为42934518元,中标工期为2011年5月25日至2011年12月20日,209日历天。

2013年7月,天旺公司开发的天旺名都小区的13栋楼全部竣工并通过验收。

至2013年末,13栋楼及所有的地下车位全部售出。

然而,欠吉泽公司的部分工程款却迟迟不予结算。

拒付款再玩“金蝉脱壳”

据吉泽公司经理陈喜著称,自打其承建的5#、6#、9#楼三个标段工程结束后,李晓辉以各种理由拒付工程款。

直至2013年11月11日,李晓辉将公司法人的名字变更到70余岁高龄的刘春光名下,陈喜著感觉李晓辉目的不纯,开始接连向李晓辉打电话催款,李晓辉不是不接电话就说她在外地。

2014年3月17日,李晓辉夫妇将所有公司的股权转让给高某某夫妻。自此,天旺公司售出的“天旺名都”楼盘所得的据称有5亿资金全部被李晓辉夫妇抽走。

2014年6月16日,意识到问题严重的陈喜著以长春建工集团的名义将天旺公司诉至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长春中院)。

长春中院于2016年9月19日下发(2014)长民一初字第30号民事判决书,吉泽公司与天旺公司均表不服。于2016年10月,双方上诉至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7年9月6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发了(2017)吉民终26号民事终审判决书:

判定“吉林省天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立即给付长春建工集团吉泽建设有限公司工程款人民币14608575.87元及利息”

进账5亿却“无可执行资产”

2017年5月4日,吉泽公司向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案号为(2017)吉01执256号,执行法官为韩昊。

据陈喜著称,自2017年5月至2018年6月一年多来,执行法官韩昊以天旺公司无可执行的资产为由,没有对该执行案采取过任何行动。

2018年6月12日,陈喜著以法官不作为涉嫌收受被告好处向长春中院院长对韩昊提出控告。

2017年7月初,长春中院院长抽调民事五庭执行局的梁明为该案的执行法官。

梁明法官的到来给陈喜著带来了希望,在梁明法官的要求下,陈喜著调取了天旺公司工商档案的各种信息和所有资料。

梁法官接到天旺公司的档案信息后,表示李晓辉已成案外人,李晓辉财务传票不属于调查范畴,天旺公司没有可执行的资产。

陈喜著坚称,李晓辉仍然是天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更法人、转让股权是“障眼法”,就是在恶意转移资产,李晓辉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

真佛现身却“可汤吃面”

2018年8月10日14日在原告律师的要求下,梁明法官答应传唤天旺公司原法人李晓辉。

2018年8月21日,在梁法官的主持下。陈喜著与李晓辉在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33号法庭协商执行和解,李晓辉主动提出以她个人名下房产为天旺公司偿还欠吉泽公司的工程款。

陈喜著称,整个和解过程梁法官没有留下任何笔录。

2018年10月9日,梁明法官通知陈喜著:李晓辉答应用自己名下长春市朝阳区前进大街3号13号楼18层,有产权860平方米,外加无产权19层200多平方米,抵顶给吉泽公司的1200万元工程款加利息300万元计1500万元。

陈喜著找到梁法官称,李晓辉给法院出具的房屋是住宅楼房产证,市面价值每平方米不过8000元,有产权的和无产权的合在一起,总计市值也不超800万元,这些钱根本不够还农民工工资的。

惹恼法官被“终结程序”

陈喜著对梁法官讲,用800万的房屋抵顶1500万欠款,这也太显失公平了。

梁明法官一脸不高兴地表示,天旺公司什么财产都没有,作为“案外人”李晓辉能积极替欠款公司还款已经不容易。如果你吉泽公司不同意抵顶欠款,我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2018年10月15日,在没有通知陈喜著及吉泽公司,更没有找申请执行人做终结执行程序笔录的情况下,梁法官以“未查询到被执行人有银行存款、车辆和及工商股权登记信息”为由,下发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吉01执256号之一《执行裁定书》,终结本次执行裁定程序。

陈喜著告诉记者,李晓辉作为当时天旺公司的法人、天旺名都在建工程最大受益者,工程完工后将数亿资金揣进腰包“拍拍屁股走人”,法官对此心知肚明却不闻不问,反而去查询公司现在的法人——70余岁老人刘春光名下的资产,实在让人费解。

79590270778112664

908469133058438265

(长春中院下发的终结《执行裁定书》)

2018年11月14日,记者通过电话方式联系到了梁明法官,针对记者提到的问题,梁法官拒绝作出回答,称他只有通过当地法院的政治处才可以接受媒体的采访。

记者联系到政治处之后,梁明法官又以原告已经另行起诉为由,再次拒绝采访。

对于该案进展,记者将继续关注。(记者 丛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