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再现“毛振华事件” 民企投资拜泉县1.5亿被坑

 时间:2018-11-19 11:49:09来源:法制与廉政观察

2018年11月7日,北京元泽股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元泽基金)董事长宋仁龙发布网络视频,实名举报黑龙江拜泉县人民政府非法侵占价值2亿元的房产。一张欲哭无泪的脸,一大堆已成废纸的商品房买卖合同、预告登记证、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书…,给广大网友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撼。

元泽基金负责人宋仁龙手持房屋预售登记证书一筹莫展

宋仁龙本报记者反映,他所在的北京元泽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14年为了帮助拜泉县政府解决7年无法回迁入住的棚改民生难题(详见央视《焦点访谈》20150212住不进的棚改房),经过县政府招商引资进入拜泉县。当时,拜泉县委书记秦向东、县长林州委派主管基建副县长宫显民和县住建局长苏玉臣与元泽基金公司进行洽谈,邀请作为招商引资企业,参与并完善恒冠地产开发项目中“恒冠金城”、恒冠世家“两个小区开发项目建设,2014年10月21日县政府就此项合作召开县长办公会议,并形成会议纪要。

为了保证元泽基金公司的投资安全,拜泉县委、县政府安排县住建局帮助黑龙江恒冠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临时办理预售许可,由该县房产局与恒冠房地产在原则基金交足房地产交易税的前提下,共同为完成落实登记了”恒冠金城”小区3#高层的整楼的预告登记,以及“恒冠世家”小区1#、2#楼的购房买卖合同,以此作为元泽基金公司的投资保障。

宋仁龙说,有了这些合法保障措施,元泽基金公司立即全力组织施工。2015年11月底基本达到或接近可验收入住阶段。工程接近竣工验收时,拜泉县政府与恒冠地产未与元泽基金公司经过任何协商,突然决定将元泽基金公司投资保证的房屋预告登记和已签订购房合同的房产作为回迁房,强行安置了回迁户(原定回迁房屋为#4、#6高层部分房屋),原则基金公司了解情况后多次找拜县政府理论,要求给个说法。拜泉县政府给的说法是一切给回迁让路,已预告登记房屋也不例外,通告想保护自己权益可以上法院起诉。拜泉县县长林州告诉说,想回收投资款及相关收益只有法院起诉一条路可走,县政府只负责回迁,其他不管。无奈,原则基金公司只能选择司法途径。最开始该公司在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立案,在拜泉县政府干预下,齐齐哈尔中级人民法院以关联公司嫌疑为理由,不予立案。后来被逼到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起诉,历经艰苦诉讼,2016年12月19日赢得了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胜诉判决,然而拜泉县政府、住建局怂恿恒冠地产、恒冠金城小区物业公司巧立名目,将元泽基金公司通过法院已查封的未竣工验收的房屋强行接暖、接电,也用于安置或虚假购房者,还组织人员强行破坏法院封条,抢占房屋。造成法院至今无法执行。

宋仁龙反映,房屋未验收,工程质量隐患众多,强行安置回迁入住。“恒冠世家”小区由三个没有任何资质的施工队伍承建,整个工程没有监理,没有工程质量检测,没有竣工验收,不知道谁给拜泉县委、县政府的胆量直接安置回迁户及购房者入住的。如果出了问题,是拜泉县委、县政府负责,还是老百姓自认倒霉?假借回迁名义强行侵占预告登记及法院确认优先权并已查封房产。拜泉县政府给元泽基金公司颁发了201套住宅的商品房预告登记。另有147套也是在该县政府主持下签订了商品房买卖合同。另据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已生效的民事判决书,确认实际施工建设的全部建筑物,拥有7100余万元法定优先受偿权。以上价值约2亿元的房产,全部被拜泉县政府强行侵占,用于回迁安置,或交付给非法“买方”。

元泽基金公司在黑龙江拜泉县近2亿元合法投资权益长达四年无望收回。国法能容,庄严何在?

近日,媒体记者来到拜泉县采访了解此事,可当地宣传部门忽悠媒体,简单敷衍了事,县里领导和相关职能部门纷纷躲避不见。直到最后,宣传部门才说,“这个事县里很重视,早晚都会解决。”拜泉县房管局一位副局长说,都是县里领导定的事情……

不难看出,多年过去民营投资得不到合法保护,是谁在重视,有哪位领导在关注?

习近平总书记前不久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指出,“在我国经济发展进程中,我们要不断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帮助民营经济解决发展中的困难,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变压力为动力,让民营经济创新源泉充分涌流,让民营经济创造活力充分迸发。”

民营企业是中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不可或缺的力量,是生力军。改善营商环境,依法保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是党和政府应尽职责。媒体将更加关注,黑龙江拜泉县的营商环境,能真正成为企业投资沃土。

在焦点访谈曝光拜泉县政府不作为后

北京元泽股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建的回迁房

链接:央视《焦点访谈》20150212住不进的棚改房

俗话说“二十三扫房土”,但现在的房子都大、都好,一天哪扫得完大?家肯定都在抓紧收拾。房子亮堂了,人心也会亮堂,年才过得好。可是在黑龙江的拜泉县却有不少老百姓,既没这个心情也没这个条件。他们原来的房子没了,他们在破旧的临时住所里都过了好几个春节了。而且他们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拜泉县,61岁的低保户车仁富和老伴住在租来的房子里,靠捡垃圾补贴生活,这已经是老两口在外漂泊的第五年。

车仁富老两口原来住在拜泉县星火街的平房区,2000年,当地政府通知,为了改善当地居民的居住条件,将星火街纳入棚户区改造范围,所有居民们原地拆迁后再回迁,拜泉县棚改办和拆迁户们签订了安置协议。

在这份2011年3月签订的协议书上,附属建筑、附属设施、装修补偿、临时过渡期间安置补助费等项目全是空白,只在最后注明:经开发商同意,被拆迁人用原房照面积和各种补偿费用置换一处65平方米住宅。老两口说,他们拿着这一纸协议,离开住了几十年的家,之后没有拿到一分钱的安置费用。

车仁富每月有450元的低保,这是老两口的全部收入,虽然租的是最便宜的草房,每月也要200元。老两口身体又不好,只能省吃俭用,木柴是从工地捡来的,能省点烧煤钱,香蕉皮和玉米须子泡水,用来治疗车仁富的糖尿病。从搬迁第二年起,老两口和同时拆迁的邻居们也多次去拜泉县相关部门找过,但没能拿回一分安置费。和车仁富同时搬迁的还有200多户,68岁的王立平全家五口,包括86岁的老母亲都住在这租来的一间房里。王立平说,他们曾经咨询过,根据《齐齐哈尔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在过渡期间内拆迁人应当支付临时安置补助费。拆迁住宅房屋的进户时间18个月,超过进户时限,应当从超过时限之日起增加1倍支付临迁安置补助费。但星火街217户拆迁户都是只给了这一纸协议,没有任何补偿,年年反映也无济于事,这些年间搬迁户有几十人已经在等待中去世。为什么五年了拆迁户们也搬不回去呢?记者来到了他们原来居住的星火街,这里已经建起了六栋高楼,从外观看楼房已经封顶,不过门窗都没有安装,工地上大门紧闭,售楼处也是空无一人。拆迁户们说,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三四年。在售楼处旁边贴着法院的查封公告,上面显示,这的项目名称是金域蓝湾小区,由拜泉县的恒冠房地产公司开发。

做为承担政府棚改项目的开发公司应该具备相应的资质和实力,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呢?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黑龙江恒冠地产公司成立于2007年,法人代表陈艳丰,注册资本金5000万元,记者经过努力找到了金域蓝湾小区的施工方。

黑龙江拜泉县金域蓝湾小区建筑商盛兆同说,2012年年初,他们接触恒冠公司并商定合作。按照相关规定,房地产建设项目必须拥有《国有土地使用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和《建设工程开工许可证》,但当时恒冠公司一项都没有提供。因为是棚改项目,盛兆同也并没在意,双方只签订了这样一份施工协议,盛兆同公司垫付资金开始施工,但恒冠公司很快以各种名目要求他们出资。

盛兆同说,虽然没有任何手续,金域蓝湾小区事实上已经开始销售,房款也不知去向。按规定,房地产建设项目必须取得《国有土地使用证》,《记者来到了拜泉县国土资源局,这的负责人承认,恒冠公司金域蓝湾小区确实没有《国有土地使用证》。

根据规定,不交纳土地出让金就不能办理土地使用证,在没有办理土地使用证的情况下,就不允许开工建设。负责人透露,除了星火街的金域蓝湾,恒冠公司还承担了恒冠豪庭、恒冠世家两个棚改项目,现在都处于烂尾状态,到现在土地出让金也没有足额缴纳。

开发进行了五年,房子都已经私下销售,土地出让金却都没有足额缴纳,这样的公司当时又是凭借什么取得三块棚户区的建设权呢?记者找到了拜泉县主管城建的副县长宫显民,他说他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就给恒冠公司了。

由恒冠公司承担的棚改项目,地方政府不仅没有足额收到恒冠公司的土地出让金,反而还发放了补助。(刘天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