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占民众根本权益非法牟利经营是无赖之政

 时间:2017-08-28 12:53:06来源:互联网

文 / 文溪音 杨霄汉

有媒体报道:近日,吉林省多个市(州)对中央环保督察组交办的信访案件展开问责,并取缔多处居民反响强烈存在污染环境、噪声扰民的非法早市场和垃圾填埋场。虽然吉林省拆违打非声势赫赫,但仍然存在屡打屡报却依然屹立不倒的“特辖区”——在长春市就有一处被人们戏称为最难拔的非法市场“钉子户”!究其背后真实原因,无非是特权与黑利之私在少数官仁们中阴阳作怪的结果。

长春市汽车经济技术开发区(以下简称:长春汽开区)一处露天早市,就是被广大市民历数举报、冠之为“黑市场”当中的最难拔的“钉子户”。

根据民众的举报和媒体的公开报道,长春汽开区的这一扰民“黑早市”座落在支农大街与安庆西路交会处的马路旁,每天一大早四五点钟就有人来到这居民区噼里啪啦地开始搭铺设摊,也有比这更早的三点多钟就占位,支起了鱼肉鸡鸭水果等板台……拉货的机车声、搭摊的零乱声、人畜的嘈杂声、叫卖的吆喝声,时时传来,沉睡中的临街居民硬生生地就被这渐如风潮般的吵闹声早早惊醒,许多学生(尤其是每年升学中的孩子)及体弱多病的老人很难睡上一个充分踏实的安稳觉。

让人难以接受的是,熙熙攘攘一个偌大的露天马路市场,不但常年占满了整个人行通道,而且还强占了公共设施——健身场地和停车泊位,辖区市民不但不能娱乐晨练,而且连划拨多年的固有停车位也让居民用车无法正常出入停泊。

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这里的居民由于长期被扰,已经产生“厌居”现象,

甚至不得不打出了私房出租的广告贴上窗子,期待尽快搬离另住,演绎成以人让“市”的逆袭闹剧。

市民们称,因夏季天热,大多居民本来就睡得晚,且都习惯开窗睡觉通风纳凉,而因为早市的噪声影响只能关窗睡觉,这就更加增添了民众本应生活自由习惯的麻烦……

“我们年年打市长公开电话,但一到下边,就是取缔不了,不知为什么。这扰民黑早市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这样的叹息声,已在长春市汽开区成为了多年的井底之蛙鸣,而这样的马路黑早市也像一块根深难治的“牛皮癣”,一直在长春汽开区的肌体上经年寄附着。

那么,长春汽开区的这种被市民指责又痛恨喊骂的马路“黑市场”,在偌大的长春市内存在到底是不是个个例呢?

媒体及官方有足够的事实得以证明:

2015年11月,长春市“东安屯破烂市”被铁腕拆除取缔。这个“东安屯破烂市”形成于建国初期,迄今已有六十多年的“光辉”历史,大集有1500多米长,在市民中形成了“铁市儿”的标杆性集市。但是,在长春市城市升级整治行动中,它也难逃被割除之命运。这种长期存在的行车拥堵、市场闹杂、环境脏乱差、管理混乱、隐患突出等问题,无一不是一城市市场的共性之通病。

2016年12月,长春市西环城路旧物市场一朝被彻底取缔。这个市场除了存在上述共性问题之外,还存在着食品卫生安全等隐患。一个占道全长近达4公里的火热又利好之市场,最终也是“割痛”还路于民,旧市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2017年7月,长春市“安阳街市场”也在严厉清查整治的铲车机声中轰然烟灭,十年马路市场终成往事……

“牟利经营与经营管理者,绝不能霸占和侵害广大民众的根本权利。”这是全体民众的一致呼声,同时也是党政部门及领导向民为民的一种坚定的执政理念。

近年来,长春市的拆违打非行动果敢迅速,效果显著突出,百姓们为之拍手称好。然而,在长春市汽开区这处扰民的黑市场为什么迟迟不能转移或得到彻底取缔呢?

经过有关部门的调查反映,大家之所以称长春市汽开区这一马路市场为“黑早市”,原来该早市是没有经过有关部门批准登记的,属无证无名经营之“市”。“早市”刚开始时,郊区的个别百姓弄些自留地的蔬菜进城来卖,换些零用钱,后来自发进城卖蔬菜的百姓渐渐增多了,也夹杂着一些有生意眼光的流动小商贩们在此设摊叫卖。居民们见蔬菜新鲜,“市场”货购量紧销。于是,这样的临时市场逐渐比临近一家正规的蔬菜市场更显火热。市场日久,聚人越多,年复一年,交通、卫生、扰民、管理乱收费等各种负面问题也凸显发生。

针对这一马路“黑早市”,虽然有便民的一定成份,但更多的存在着巨大的治理隐患与扰民矛盾,如管理混乱、抢占摊位、噪声污染、食品卫生失监管等。当地的有关部门接到市民投诉举报后也曾尝试整治,2014年8月该区城管执法大队为了取缔该处市场,还与一李姓果品商户发生强烈冲突而造成受伤。

但之后不久,此处马路黑早市又复燃,直至今日。

2015年、2016年及2017年,辖区市民仍因难奈无证黑早市的扰民之困而被迫进行举报投诉,有关媒体也相续进行了关注报道。

汽开区马路黑早市之所以难以被取缔,市民们说,关键在于辖区行政领导划地为牢、私利作祟,政策落实不到位、施政为民不作为等也是其根因。

与长春市汽开区这一扰民“黑早市”一路之隔的就是长春市绿园区的一处正规的合法早市,一南一北不足百米。据估算,汽开区这么一个无证、占道经营的露天“黑早市”,每年被当地管理者收取的摊位市场管理费高达近500万元。一边是正常权利被侵扰的无数民众的生存环境,一边是诱人的非法经营的高额利益,就是在这样两种“利益”的“纠结”当中,汽开区这一“黑早市”在有关领导的坚持下,被划地为牢式的“保护”了下来,成了汽开区一次次无人再予整治取缔的“后花院”“特区”。

也许,在很多决策者面前,他们总认为自己的决策是有各种堂而皇之的理由的,譬如本案,这马路市场形成早,有历史背景,甚至还高谈什么它能对辖区大多数居民带来实惠与方便,还能丰富居民生活,给辖区注入新机活力,等等。但透过其表象,我们总能够发现一些决策者的考虑层面局限在自我框框的利益上,与全市政策方针以及广大民众的切身所求格格不入,甚至是损害着民众的利益。民众们说:只要我们,哪怕是只一个人,提出的问题和所求是合法真实正确的,其当权管理执政者就不能枉政行道。如今,全国上下都在提倡改革、勤政、公正、惠民、建设美丽乡村社区,但某些执权管理者还打着局部利益之藩篱,阴奉阳违。汽开区这一非法“黑早市”的北侧百米远就有正规农贸市场,取缔这一扰民“黑早市”,何来对周边民众带来不便之谓之难之灾呢?!关键还是当局执政者的权欲所使,懒政与不作为所使。人行道、车泊位、健身场是公共资源设施,让违规非法的黑市场经营以明目张胆地公开方式霸占民众的公共利益长期牟利,如此放之任之,怎不是一个无赖之政行为又能是什么呢?!非要等到像2015年9月“东安屯破烂市”一样,再出现多起因市场混乱拥挤、马路堵塞造成市场街区病民无法出行,而最终延误施救而死亡的后果才引以警觉吗?!上述已经取缔了“黑”市场的许多执法部门,都有着很多成功的做法与经验,“黑”市场有疏导整合的,也有易地新修建的,执政者都在为民众的切身所求与所需做着勤政惠民实事,而汽开区这一仍然屹立的黑市“钉子户”到底作何打算呢?如此还将撑多久?不得不说这是汽开区乃至长春市有关部门及领导必须予以考虑和引以高度重视的大问题!

规范市场经营秩序,取缔以路代市、占道经营的马路市场,保障辖区经营秩序和交通安全畅通,维护民众的正当权利和切身利益,务必需要加强责任和统一领导,联席会议制度、区域互相协调机制、巡查督办机制、考评奖惩机制、失信惩戒机制等等,进一步完善监督举报,端正思想,强化监督问责,多措并举地坚决取缔马路市场,改善城市人居空间,惩治损害公共服务设施行为,提升城市品牌形象,还市民一个干净、整洁、有序的生存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