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荣隆工业园烂尾 国企遭欠上亿工程款被拖破产

 时间:2019-07-08 15:47:22来源:苏州都市网

荣昌,古称昌州,亦有“海棠香国”之称,历史悠久。唐乾元二年始建昌元县,明洪武七年,取古昌州和荣州首字更名为荣昌县,寓意“繁荣昌盛”。

作为重庆的"西大门",荣昌地处川、渝、黔"西三角"经济发展带的结合部,是川、渝两地经济发展的桥头堡垒。

2012年开始,依托成渝"一小时经济圈",荣昌成为一方炙手可热的投资热土,同时也拉开了建设发展大幕,开始群雄逐鹿的大戏。

重庆荣隆工业园烂尾 国企遭欠上亿工程款被拖破产

图片来源:网络

“东恩集团”的前世今生

2012年9月26日,依托成渝"一小时经济圈"内黄金区位优势和荣昌县较为完整的基本工业体系,定位于“吸引全球企业,重点服务台商”的重庆荣隆台湾工业园在重庆市荣昌县荣隆镇正式奠基开始建设。

根据对外公开宣传资料显示,重庆荣隆台湾工业园是由东恩集团投资开发,园区总规划面积8平方公里……。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东恩集团简介,重庆东恩工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9月,公司位于具有“渝西明珠”美誉的重庆市荣昌区荣隆镇,公司注册资金12000万元,是集工业地产开发、房地产开发、酒店运营、物业管理、金融投资等为一体的多元化私营企业集团……。

有知情人士指出,2012年9月成立的东恩集团,应该是专为重庆荣隆台湾工业园而成立。

其工商注册信息显示,在公司主要成员中,有一人特别引人注目,即董事赵呈铭,此前有媒体报道称,赵呈铭身系重庆万隆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曾围啃重庆大型国企农投集团(万隆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为重庆市农投集团控股,而重庆市农投集团则为重庆市重点大型国企)。还称,赵呈铭曾被举报过“涉黑”,其与重庆多名官员往来密切。

公开资料显示,出生于1968年的赵呈铭,还系重庆欧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重庆市金泉典当有限公司董事长。2005年以来,通过以认缴出资及参股等方式组建和参与了数十家公司,主要集中在资产管理、小额贷款、典当行、餐饮业等领域。

而东恩集团一内部人士指出,公司大股东姓黎,占有股份60%多,差不多都是替赵呈铭代持的,二股东赵呈华(出资比例33.07%),则系赵呈铭的同胞兄弟,实际上,东恩集团为赵呈铭实际控股。

重庆荣隆工业园烂尾 国企遭欠上亿工程款被拖破产

图片来源:网络

政策支持每条都是干货

荣昌县政府一官员告诉尚法新闻(ID:zgsbfzzk),荣昌县委县政府为促进地方经济的快速发展,引进有实力的企业,可谓想尽办法,筑巢引凤。

据了解,荣昌县委县政府不仅大胆创新,采取PPP模式市场化运作园区平台,创建了“企业台前当业主,政府幕后做服务”的全新园区运作格局;对投资建设企业的优惠和政策支持每一条都是干货。

根据相关合同显示,“一期合作的2平方公里范围内所有道路等基础设施、征地拆迁赔偿安置、水电气及污水处理厂等要素配套、标准厂房建设、招商引资、物业管理等均由业主单位东恩公司负责,镇政府负责综合协调、征地拆迁、政策把关、风险监控、综合服务等;政府将入驻该园区的企业一定年限内镇级所得税收返给业主单位,并规划一定比例综合配套用地,用于园区生产、生活配套建设。”

“根据合同,园区入驻企业返税,在前十年镇级地方留存部分税收的全部,第十一年至十五年镇级地方留存部分税收的50%返给东恩公司,用于园区基础设施建设;规划标准厂房,可租可售,年租金数千万元;园区配套商住综合用地收入;园区范围内所有企业、安置户、商业均由东恩公司的物管公司进行管理,全部实行有偿服务,主要包括物业、水电气费、污水费用等。这一系列优惠政策,让东恩公司有了稳定的利润增长点。”

被拖欠上亿工程款国企破产

东恩集团在取得荣昌县委县政府的信任后,并没有按照荣昌方面的思路进行。知情人士指出,东恩集团先是利用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政策和建设园区需要,少量投入资金以极其便宜的价格取得大片工业用地。根据当时的地价,为给企业优惠和支持,工业用地一般数万元一亩,而评估则为数十万元一亩,其中有巨大的差价。

在东恩集团办理土地手续后,以土地为抵押物到银行贷款,其中巨大的土地差价,在收回前期投入成本的同时,还有着足够的资金。

同时以建设项目为诱饵,加上政府的背书,让工程施工单位交保证金,并垫资入场施工。

此时,东恩集团将目光投向了实力雄厚的国有资本,农投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重庆长江中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国企)以近乎全额的高比例垫资方式入场,为其进行荣隆工业园区的基础建设,最终被严重套牢,成为其围啃对象,最后不得不申请破产。

根据“2017渝05民初435号”、“2017渝05民初436号”、“2017渝0153民初562号”、“2017渝0153民初4340号”判决书显示,自2013年4月起,重庆长江中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建司)为东恩集团垫资修建了“重庆荣隆台湾工业园区标准厂房一期工程”、 “重庆荣隆台湾工业园自来水厂工程”、 “重庆荣隆台湾工业园区处理厂工程”、“重庆荣隆台湾工业园区1#、2#、3#、4#地块标准厂房园区路及2#道路工程”等大量的园区基础设施建设工程。

园区建成后,东恩集团在招商乏力的情况下,一方面拖欠支付工程款,另一方面多方转移园区资产。

资料显示,园区内配套修建的商住房屋,本已作为部分工程款被协议抵押给了长江建司,但东恩集团为了转移资产,将这些房屋进行了司法处置。

在此其间,农投集团及长江建司多方努力,均未能阻止“拍卖”。最终,长江建司由于东恩集团恶意拖欠应付工程款及利息高达1亿元以上,法院已经生效的偿债判决无法执行,致使资金链断绝,难以为继,于2017年被迫向江北区法院提出破产申请,目前企业尚在破产流程中。

新消息或加剧博弈

值得关注的是,东恩集团几乎对所有的合作单位都拖欠费用,不论是办公房屋租赁者还是民间资金借贷人,不论是工程建设施工单位还是电梯安装公司和材料供应商,累计对外拖欠工程款项超8亿元,其面临的追讨诉讼不断。

根据天眼查显示,东恩集团面临的司法风险高达639条,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

作为东恩集团的董事,以及重庆农投集团下属重庆万隆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副董事长的赵呈铭,与申请破产的农投集团子公司重庆长江中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有着极深的关联关系。

值得关注的是,荣隆工业园区的建设经历了东恩集团几年的折腾,建设停滞,招商不振,面对没完没了的诉讼,国企单位一地鸡毛,不少潜在的企业客户看到如此情景,也都纷纷望而却步,被地方政府寄予厚望的名噪一时的荣隆台湾工业园区,就这样烂尾。

最新的消息显示,在围啃国企得手之后,荣隆工业园和东恩集团拟准备“破产”,但峰回路转,传来荣昌又准备建设机场的消息,选址方案之一就与荣隆工业园有关。而关于荣隆工业园,其面临的博弈将进一步加剧。

来源:http://sushang.szdushi.com.cn/brand/201907/8302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