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日照三柱山村: 法院判决似空文 土地乱象何时休

 时间:2019-05-28 16:56:10来源:转载

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香河街道办三柱山村地处城乡结合部,紧邻沈海高速出入口,原204国道从村东穿过,因其地理位置十分优越,非法占地和违建现象层出不穷。至今,有两份法院民事判决书,两份土地案件行政处罚决定书,两份东港区人民法院执行公告,逾期了10年没有执行,土地违法乱象令人触目惊心!

耕地卖空违建成风   法院判决成空文

 

据三柱山村村民反映:2004年,徐茂波上任三柱山村书记兼村主任。徐茂波以张先龙租地开酒店为由与其签订虚假合同,占用204国道西侧约10亩耕地,两人私下商定各占一半土地,张先龙一夜之间盖起五星大酒店,徐茂波购置设备大量生产空心砖牟取暴利,空心砖厂倒闭后,又建起了晨昊大酒店。该强占土地事件被告发后,日照市国土局对此进行了行政处罚,处罚金51590元,责令张先龙于2009年10月30日前自行拆除违法建筑恢复土地原状,并起诉到东港区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但是10年过去了,法院判决成一纸空文,五星大酒店依然矗立,至今没有拆除违建恢复原貌。

2005年,徐茂波打着日照市发达实业总公司要征用土地的旗号,将村前约110亩口粮田的优质土层盗挖出售,为了掩盖破坏良田的铁证,在卖完土层的废地上种植上小树苗。

 

2006年4月,徐茂波非法出租给司西建土地建大院及其它设施,该非法占地案发后,曰照市国土局也对此进行了行政处罚,罚金8万元,并起诉到东港区人民法院申请执行,责令其于2009年10月30前拆除违法建筑,恢复土地原状,至今也遥遥无期。

徐茂波自上任后先后卖给港务局约30亩耕地建设港湾商砼搅拌站,卖给日照街道东安吉庄子村、香河街道北小庄子村、秦楼街道荷疃村等三家建设公墓约80亩。正通驾校没有任何手续占地约80亩;出租正通驾校对面四个大院和村办养殖区占地约40亩;徐茂波还私建民宅26间倒卖给外村人;私自招标建老年公寓33户66间成危房……

 

徐茂波任期三年,共非法倒卖、强占和破坏耕地约380余亩,是三柱山村土地违法和违建的高峰期。加上2004年选举前村支书卖给荣安集团耕地约40亩、2012年村委成员经手卖给“森林公安”耕地约30亩,总计约450亩(其中大部分是村民的口粮田)。至今,村前100多亩(个人植上树)、村后森林公安约30亩、荣安集团约40亩、张春青、张春亮10亩左右、正通驾校东又后占约20亩,荒置总亩数达200亩左右。这些违法占地和违法乱建行为多数竟用口头协议这种荒唐的方式进行非法交易,暗箱操作、欺上瞒下,致使村民不但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有些卖地款也去向不明,严重侵害了村民的合法利益。

赢官司不追缴再续合同 糊涂账难向村民交待

1994年11月,王安金以日照市城建贸易公司分支机构日照市日海水产品加工厂(空壳企业)负责人的身份,同三柱山村签订了一份租赁房屋场地合同,租赁204国道西侧、三柱山村东边大院正房6间,沿公路房7间,伙房2间,厕所两间、井一眼、大铁门1对、传达室2间,室内设施由日照市日海水产品加工厂投资,年租金17100元,租期为10年。

 

1997年3月10日,日海水产品加工厂被日照市工商局合并注销,王安金与三柱山村签订的租赁合同已属无效合同。在此期间,王安金又于1996年1月另签订一份三柱山村与日海宾馆的补充条款合同,年租金调整为15950元,并注册和变更企业名称,改为日照市日海宾馆,且加盖日海宾馆财务专用章,由此合同替代了原始合同,改变了经营项目和租赁用途。签订的两份合同交替使用,为王安金长期霸占村集体财产和日后拒交拖欠村租赁费埋下了伏笔。

1998年之前王安金按照合同约定缴纳了租赁费,从1998年至2004年欠交租赁费,10年合同逾期后,仍然霸占场地并拒绝缴纳租赁费。直至2007年村换届选举,新任村支书兼村主任徐宣军在村民的强烈要求下,将王安金诉至东港区人民法院,历时三年,开庭数次,花费精力,耗资数万,才挽回了少部分损失。在庭审中王安金故意隐瞒了日海宾馆同村后续签订合同的真相,指使委托代理人在法庭上只出示作废了的日照市日海水产品加工厂同村签订的虚假无效合同,把日海宾馆说成是其下属单位,混淆视听,企图掩盖事实真相,并恶意串通经营日海宾馆的合伙人时宝华(时宝华从日海宾馆开业至今一直在该店负责经营管理及财务工作)欺骗法庭,授意时宝华编造和提供了一份2000年12月20日签订承包日海宾馆为期10年的虚假合同,加盖已经过期无效的日照市日海水产品加工厂公章,企图蒙混过关,达到其长期霸占村集体财产和拒交拖欠村租赁费之目的。日海宾馆仅从1998年11月30日至2009年10月14日在村账面拖欠租金为202106.00元,至今没有讨回。

2010年5月5日,法院判决生效后,村“两委”正要追回集体财产和欠款,维护村民集体利益时,三柱山村再次进行换届选举,原村“两委”成员徐茂林当选村主任,刘祥庆担任村支书。徐茂林担任村主任后,既不执行法院判决追缴所欠租赁费,也不履行上届义务,而是变本加厉地私自以每年2.6万元的低价租金(后王安金将日海宾馆部分出租,每年租金高达13万元之多,还不包括王安金的笑佛堂、大象恐龙园自行经营项目)于2012年3月与王安金又重新签订了20年租赁合同,肆无忌惮出卖村民利益。此后,徐茂林又伙同王安金编造各种理由和借口,私下非法拆除村原建并有房产证照、完好无损的5间砖瓦结构办公室及院墙,村民告发后,不但没有恢复原样重建,而且把其也纳入了租赁范围,扩大了日海宾馆的经营场所,致使村集体财产大量流失,严重损害了村民利益。

日海宾馆村里原建批准占地手续仅有1007平方米(约合1.5亩),王安金租赁后又违法多占地约3.5亩,先后建起了二楼和笑佛堂等违法建筑约400多平方米,现又修建了大门变成了私人宅院,更加肆无忌惮非法占地和违法扩建。

土地乱象无人问   百姓维权难上难  

从原村书记徐茂波(现任村支部委员)等人,利用职权非法倒卖村集体土地资源、违法乱建、耕地荒芜等一系列土地乱象,不难看出村内制度缺失,管理混乱。在国土局进行处罚、法院判决、执行公告之后,相关部门没有依法依规进行处理,造成三份法院执行和判决书尘封十年未执行成一纸空文,法律的尊严、执法的公正与力度,在这里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而相关部门在处理文件中把耕地说成汪塘水面、荒草地,避重就轻,公然袒护,更是令人痛心国法何在。由于违法占地和违法乱建没有得到及时纠正,违法者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致使其更加肆无忌惮地侵占集体土地,扩张地盘,掠夺和霸占集体财产而愈演愈烈。

荒芜的土地

在三柱山村非法占地、违法乱建、荒芜土地等现象极其严重的情况下,该村困难户村民汉合路,却至今没有批到宅基地,仍然蜗居在铁皮屋里备受煎熬,而旁边就是荒芜了多年的土地。难道在村内还有200亩左右荒置的土地之上,居然没有一个困难户的立足之地!

十多年来,村民们为了追回失去的土地和集体财产,联名上访告状进行维权,多次到市、一次去省,二次进京,走过了漫长而又曲折的艰辛上访之路,每次上访告状反馈到日照街道办事处后,就被卡压住、封口等,致使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时至今日仍无人问津,更无人问责。而日照市政府有关部门没有依法依规及时进行制止和查处,有效遏制违法占地和违法乱建行为,涉嫌不担当、不作为、监管不力,执法不严等问题。

近年来,国家加大了治理违法占地和拆除违章建筑的力度,地方政府以“零容忍”态势依法强制拆除恢复原貌。日照市政府也是深入开展拆除违建治理行动,强力推进违法建设拆除工作,但是,三柱山村多处违法建筑竟然屹立不倒,上百亩良田被毁,非法占地成风而且愈演愈烈,两起违法占地案件和一起租赁合同纠纷案件,近十年来迟迟没有执行,当地政府为何没有依法依规处理,其中缘由颇耐人寻味!

对上述土地乱象和当地政府执法和监管情况,本网将继续进行跟踪报道。

来源:http://www.dk0532.com/jiaoyu/10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