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安法院被曝支持虚假诉讼 受害人损失2300万

 时间:2018-12-03 21:53:57来源:转载
 如果不是卢济政锲而不舍地举报孙大成串通其亲友制造虚假诉讼、逃废债务,蓬安县人民法院黄逍法官作出的8份生效判决将不会被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后发回重审。因此,这8份被卢济政称为“疑点重重”的判决在“沉睡”三年后 台前幕后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近日,四川南充民营企业家卢济政向媒体反映称,当他与蓬安县孙大成的借款纠纷通过法院诉讼即将有望收回借款时,孙大成为了逃废债务便串通其亲友伪造证据,企图通过法院诉讼将自己的资产转移,但蓬安县人民法院面对近2000万巨额借款,在无任何支付凭证和证据“漏洞百出”的情况下也认定为合法债权,且很快执行到位,这是明目张胆地支持虚假诉讼,导致他虽然赢了官司但到手的也仅仅是一份不能执行的判决书。
 
     讨债途中遭遇8份“问题”判决
 

     图为:蓬安汽车加气站

     2013年5月,卢济政与孙大成合伙购买蓬安县汽车加气站,虽然双方约定是合伙购买但由卢济政全额出资,孙大成仅仅只负责洽谈、协调相关部门。卢济政全额支付了加气站转让费1700万元,税费300万元。

     “我们合伙购买加气站三日后,孙大成就请蓬安县法律工作者殷林权暗中把法人变更到自己名下,我叫他签合伙经营合同,他也不同意,我觉得他别有用心,企图霸占我投资的加气站,便要求退出经营,半年后双方协商将我支付的款项和其他融资成本一并转为孙大成名下借款。” 卢济政说。

     截止2014年6月,孙大成只还了少部分借款利息,卢济政便一纸诉状将孙大成告上法庭,请求归还本金和利息。

     在法院一审和终审期间,突然出现林克悦等七人以孙大成到期借款未归还为由分别将孙大成告到蓬安县人民法院,其中,林克悦的借款达779万元,由于数额较大,县级法院无受理权限,便分解成两个案件同时起诉。

     这七人8案借款标的达1860多万元,由于双方都无争议,又加之债务人孙大成还主动要求法院提前开庭,想尽快还钱,所以很快就审理结案并进入执行程序,卢济政的终审判决书还未到手,孙大成的资产即将成为“空壳”。

     卢济政感觉情况不对,他认为这是孙大成为了逃废债务串通这七人到法院虚假诉讼,他到蓬安法院反映情况后无果,便向蓬安县公安局报案,蓬安县公安局请示南充市公安局,由市公安局指定高坪区公安分局立案侦查,高坪区公安分局觉得这八人存在虚假诉讼嫌疑,便向蓬安县人民法院发函建议引起高度重视。

     据卢济政提供的资料显示:蓬安县人民法院法官黄逍接到建议函后还注明“此函的内容已向我院执行局成超林局长汇报,成超林局长已向南充中院执行局领导衔接,中院执行局领导指示我院涉及孙大成的上述案件,暂缓执行立案,何时立案,待南充中院执行局领导通知。”。

     但该院执行局好像没有读懂上级法院的指示精神,并于2015年5月11日将孙大成可供执行的蓬安县汽车加气站部分房产和经营权以及加气站设施执行到这七人手中,卢济政虽然赢了官司但同样收不回借款。

     近四年来,卢济政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四处上访,高坪区公安分局侦查终结后以林克悦等人涉嫌妨害作证罪将案件移送到蓬安检察院起诉,但蓬安检察院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却作出了不起诉决定,卢济政唯一的希望成了泡影。

     也许是卢济政锲而不舍地维权意识和精神感动了上苍,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2月12日裁定提审孙大成和林克悦等七人借款纠纷案,并于同年3月27日将这8份判决撤销,发回蓬安县人民法院重审,卢济政终于看见了曙光。

     但事与愿违,蓬安县人民法院接到发回重审的案件后,如石沉大海,卢济政随时到法院打听,得到的回答是“在公告、在走法律程序”等等,卢济政面对这样麻木不仁的回答早已心力交瘁。

     卢济政的上访引起了多家媒体关注,蓬安县人民法院也许是迫于压力,已于接到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决定7个月后的2018年11月上旬立案,至于何时审理、何时判决还需卢济政继续等待。
 
     8份判决疑点重重

     卢济政是南充市民营企业家,因孙大成的借款长期不能归还,已导致他周转资金断链,经营的驾校濒临倒闭,他的遭遇引起了南充相关部门和业内人士的同情和关注。根据他近4年来收集的证据显示,他认为孙大成和林克悦等七人的八个案件存在虚假诉讼,且8份判决疑点重重:

     一是蓬安汽车加气站实际转让价为1700万元,而孙大成等八人向法院提供的转让价为3100万元,还有书面合同和收据,明显存在证据造假。

     二是所有案件均涉及利息进入借款,债权人在庭审中均承认借款本金中含有利息,但合议庭未就本案借款本金中含多少利息进行查证,且债权人都同意放弃巨额利息实为不正常。

     三是2014年10月15日,法官主持调解时,原、被告均无异议并达成协议,为什么又要作出判决?

     四是孙大成在调解协议上签字认可后又要上诉,上诉后又撤诉,如同玩游戏。

     五是林克悦债权达779万元,蓬安法院无受理权限就分成两案同时起诉是否违规?

     六是林克悦借给孙大成409万元一案,提供的资金来源清单显示是向26人借款约400万元,法官未核实资金来源的真实性,人员众多已构成涉嫌吸收公众存款罪,法官为什么没发现?

     七是林克悦提供资金来源中有的是在孙大成打借条之后,明显有造假之嫌,但法官也没发现?

     八是案件的资金来源借款说明为同一版本,就好像是预先商量好的,明显存在瑕疵。

     九是高坪警方于2015年3月25日给蓬安县人民法院发函指出林克悦等案件涉嫌虚假诉讼,蓬安县人民法院向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请示,中院明确指示“涉及孙大成案件暂缓执行立案”;黄逍法官还在函件上注明 “ … …何时立案待南充中院执行局领导通知”等字样,但蓬安法院为何又于2015年5月11日立案执行?

     十是该案债权人放弃巨额利息,按常理,债务人又急需资金,巴不得拖得越久越好,但债务人孙大成却主动要求提前开庭,尽快还钱,此行为极不正常,法官应该看得出。

     该判决存在众多疑点,明显有虚假诉讼嫌疑,法官单凭双方当事人 “若存在虚假诉讼,影响第三方的利益,愿意承担虚假诉讼的责任”等承诺断案,不去严格审核证据和双方起诉的真实目的,就能推脱自己的责任吗?

     据了解,8个案件中最大的债权人林克悦因涉嫌虚假诉讼罪已由南充市人民检察院指定阆中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阆中市人民法院将在近期开庭。

     事态的进展,人们拭目以待。(作者:安中成)
来源:http://www.fzccfz.com/wangluo/2706.html